董氏奇针

董氏奇针疗法

董氏奇针

董师景昌,山东省平度县人,生于1916年,逝于1975年,临床40年,临诊40万人次,其中包括对军公教及贫困民众之义诊,即达10万人次,曾数度荣膺好人好事代表。并于l971年至1974年间五度前往高棉为朗诺总统治愈半身不遂,功在邦交,而荣获颁赠最高荣誉状,为中医界获得此项殊荣之第一人。

第一人。

    董师除对奇穴颇多发明外,对于临床应用各家学说亦多发挥.

一、 董氏奇穴之穴位分布

    董氏奇穴系董师绍衍祖学,研究发展,自成一派的一家之学,内容计有七百四十余穴,分别散布于手、臂、足、腿、耳及头面等处,虽不若十二经络之循环不断,相接无端,但亦有一定脉络可寻,规律而简单,例如手指部称”一一部位”,手掌部称”二二部位”,小臂部称”三三部位,,大臂部称”四四部位,,足趾部称”五五部位”,足掌部称”六六部位”,小腿部称”七七部位”,大腿部称”八八部位”,耳朵部称”九九部位”,头面部称”十十部位”,另有”前胸部位”及”后背部位”。也是十二个部位,并不难于找寻。同时,这些穴位的分布,在效用方面和十二经穴亦有一定的联系,比如肝门能治急性肝炎,位于小肠经上,腕骨能退黄亦在小肠经上,这是认识到小肠为分水之官,能清利湿热的应用。又如心门与小海相近而治心脏病变,其门其正其角在大肠经上能治痔疮,解穴能治气血错乱与梁丘相近等等,便都足以说明董师对经络及脏象学说有深刻认识,才能创见这么多新穴。

    此外董师对神经学说的应用,也有特别的发挥。神经解剖学知识指出,人体各部在大脑皮层上的投射代表区的大小,与该部的功能繁简成正比,手是劳动器官,足是运动器官,功能都很复杂,它们在大脑皮层上的投射代表区也就较人体其它部位为大,如此,在大脑皮层上与其相联系的神经元数量也就较多,其主要机能就较大,而有利于临床的应用,董氏奇穴大部分布于肘膝以下,就是此一原理的发挥。还有在手上脚上,拇指、拇趾的功能都比其它的指趾复杂,疗效当然更为广泛,这也就是董师何以乐用大敦、隐白、太冲等穴并在拇指附近研创妇科、制污、止涎、五虎、灵骨等穴的原因。

二、 董氏奇穴之命名

    董师虽然创见奇穴甚多,但从无一穴以自己姓名命名,他认为医学为救人之利器,为社会之所需,不应私秘而主张公开,编写奇穴之汇,亦无一丝名利之图,其伟大精神令人钦佩,反观时下偶有一见,尚未定论,恐或为别人所据,即迅速冠以某某合谷,某某血海、某某三阴交者,又岂可以道理计。至于那些剽窃别人创见将穴改名,企图偷天换日之人,则又岂能不觉愧耻。在董师感召之下,个人多年来虽亦发现数十奇穴,亦不敢冠以维杰某某穴,仍从恩师命名之法,命定穴名。

    董氏奇穴之命名有以部位命名者,如正筋、灵骨、正会、肩中、侧三里、四花中、外穴等。有以效用命名者,这一类比例极大,又分以五行命名者如土水、木穴、水金、木火、木斗、木留等,以脏象命名者如明黄、天黄、肺心、心膝穴等。或径以主治所在直名者,如妇科、脾肿、眼黄、肝门、肠门等。也有以部位与效用结合命名者如手解、指肾等。还有以穴位之数字命名者如三重、三江、双河、七里、五岭等。了解了董氏奇穴命名的方法,不但对奇穴的位置易于控制,对于其应用更能掌握。

三、董氏奇穴之针法

    董氏奇穴施针手术简便,仅用”正刺”、”斜刺”、”浅刺”、”深刺”、”皮下刺”与”留针”各种手法即可达到所期望之治效。不采用”弹”、”摇”、”捻”、”摆”等手法,可减轻患者之痛苦,减少晕针的情况,亦不必拘泥于”补”、”泻”等理论。由于不拘泥于补泻,董师研创出另一套平补平泻的特殊针法,即”动气针法”与”倒马针法”。

他认为人体有自然抗能,并有相对平衡点,所以常采用”交经巨刺”以远处穴道疏导配以动气针法,疗效惊人,尤其对于疼痛性病证,往往能立即止痛,例如三叉神经痛,董师针健侧侧三里、侧下三里两穴,并令患者咬牙或动颚,可立即止痛,坐骨神经痛,针健侧灵骨、大白两穴,并令患者腰腿活动,亦可立即止痛。虽说奇穴有奇用,但是动气针法的功效也是不可忽视的。动气针法不只限于奇穴有效,更适合于十四经穴,不但适用于止痛,用于内科,亦有著效。

    动气针法具体操作如下:(一)先决定针刺穴道。(二)进针后有痠麻胀等感觉时,即为得气现象,然后一面捻针一面令患者患部稍微活动,病痛便可立即减轻,表示针穴与患处之气已经相引,达到疏导及平衡作用。可停止捻针,视情况留针或出针。(四)如病程较久,可留针稍久,中间必须捻针数次以行气,可令病患再活动患部引气,或不动亦可。(五)如病在胸腹部,不能活动,可用按摩或深呼吸,使针与患处之气相引,疏导病邪,例如治胸闷胸痛,针内关,然后令患者深呼吸,可立刻舒畅。

    动气针法简单实用,且在不明虚实症状前亦可使用,但必须能使病痛部位自由活动或易于按摩,因此必须在远隔穴位施针,依个人经验,仅就五输原络,俞募郄会等特定穴位,灵活运用即可,值得推广应用。

    倒马针法系董师所创用之一种特殊针法。系利用两针或三针并列之方式。加强疗效的一种特殊针法,奇穴与十四经穴均可利用此一针法,此一针法亦常与动气针法结合使用,疗效显著。其体操作是:(一)先在某一穴位施针(如内关)。(二)然后取同经临近穴位再刺一针(如间使或大陵),这样就形成了所谓的倒马针。(三)在倒马针的基础上可用补泻法,也可用动气针法与之配合,加强疗效。这种邻近两针同时并列的针法,较之散列的多针的效果,是来的较大而确实的,在内关取穴施针之效果如果等于一分,加取间使穴使成并列之倒马针,则其效果并不只是二分的增加,而可能是三分或五分,究其原因,可能是有互助合作,一鼓作气的强化作用。

    全身有很多的地方都可使用倒马针以增强疗效,如内庭、陷谷合用对肠胃病有很大效用,针内关、间使治心脏病有特效,支沟、外关治胁痛、小腿痛、坐骨神经痛,手三里、曲池治头晕、鼻炎、肩臂痛、腰膝痛,其它如合谷、三间倒马针,复溜、太溪倒马、申脉,金门之倒马等不胜枚举,可以推广使用。

四、治疗注重五行及脏象学说之应用

    董师在治疗方面极为重视五行之调和及脏象学之应用,其穴位以五行及脏象命名者,便有类似相关之治疗效用,例如水金穴就有金水相通之义,能治疗肺不肃降、肾不受纳之金水不通病变,诸如咳嗽、气喘、打呃、腹胀、呕吐、干霍乱等皆有特效,又例如驷马中、上、下三穴能治疗肺病,中医理论肺主气,又主皮肤,因此本穴治疗鼻炎、牛皮癣、青春痘均有特效,对于各类皮肤病效果亦佳,另外透过五行生克,尚能治疗结膜炎(使火不克金),甲状腺肿(使金能制木)亦有卓效。天黄、明黄、其黄三穴能治疗肝硬化、肝炎,也能治眼昏、眼痛。通关、通山、通天能治心脏病、风湿性心脏病,也能治膝盖痛,下肢浮种。通肾、通胃、通背能治疗肾脏炎,全身浮肿、四肢浮肿、也能治口干、喉痛。肾关为补肾要穴,对于肾亏所引起之坐骨神经痛、背痛、头痛、腰酸皆有显效,这些便都是透过脏象学说发挥应用的著例。另外透过五行学说及预防思想,这种治法可以运用的更灵活,例如治咳喘,遵古说:”发则治肺,平时治肾”在发作期常针水金配合尺泽、三士,平时则针下三皇等,此类治例真是多不胜举。

五、治疗重视脾胃学说

    董师对于李东垣之脾胃学说有深刻的研究,临床治疗对于调理脾胃有很多发明,认为若能使脾胃升降失调导致正常,则许多病便能治愈。其治疗心肺两经之病多从胃经着手,例如常用之驷马上中下穴,及通关、通山、通天穴位置均与胃经有交迭关系(土水穴能治胃病,位于肺经,也是此一原理的反面应用),其治疗肾病多从脾经论治,认为崇土可以制水,所以通肾、通胃、通背三穴皆在脾经之上。对于脾肾两虚之病认为补肾不如补脾,先宜调后天,其乐用之下三皇(天皇副、人皇、地皇)名曰补肾,实亦皆在脾经路径上,这些就都反应了董师的创穴用针是其源有自,深合理论根据的。

六、治疗注重活血化瘀善用棱针点刺

    董师之刺络针法最大特点在于取穴多半远离患处,正合乎古法正统之”泻络远针”,效果卓著而确实,反观时下点刺放血多取”阿是”或邻近穴位,效果未必突出,与董师相较,益见董师针术之离超。

七、治疗重视节气之配合

    时间治疗学虽是新近崛起的一门临床科学,但远在二千年前的中医古籍《内经》中,却早已有较多的篇幅论述时间治疗学的要则,并提出了一些因时施治的方法,例如在季节治律方面曾说:”春刺荥,夏刺俞,秋刺合,冬刺井”,又说:”肝主春,…心主夏,…牌主长夏,…肺主秋。…肾主冬”,董师深体《内经》之意在面对全身泛发性的疾病时,常在与主旺之脏腑有关经穴施针,春日针三皇,夏季针通关、通山,秋天针驷马,冬天针下三皇等,都在临床常见,对于病久体虚病患,又常配合季节针其母经有关穴位,以收补虚之功,临床治疗痹症,极为重视季节与症状之关连性,春日风胜多见行痹,冬日寒胜多见痛痹,夏秋湿令多见著痹,治疗或以肝为主,或以脾肾为主,各以该季当旺之脏为主,再结合其它有关脏腑治疗,收效至为宏速。此外亦常配合《内经》一日四时分刺法治疗多类疾病,例如治疗咳嗽,先针奇穴水金,再按《内经》”朝刺荥,午刺俞,夕刺合,夜刺井”原则,加针鱼际、太洲或尺泽等穴,每次仅取二穴。用针少却效果显著。至于子午流注,董师虽未明言其重要,但却认为于下午3-5时(申时)点刺出血,对膀胱经之病变(例如于委中点刺治疗痔疮)可收平时之加倍效果,其实这就是于午流注之纳子法的应用,这就说明了董师对于时间治疗学亦有相当的认识。

八、活用十四经穴

    董师由于研究奇穴的突出,以致竟有些人对其在十四经穴的成就懵然不知,这的确是一件可借的事,殊不知董师因为对十四经穴的深入与扩大,才有数百奇穴的发明,而董师在十四经穴之应用方面,也有许多发前人所未发之处,例如以髀关治感冒,以伏兔治心悸、心脏病。犊鼻治唇生疮,公孙治腰痛、手麻,三阴交治腰痛、落枕,阴陵泉治前头痛,腕骨治眼病,肩外俞治小腿痛,膏肓棱针点刺治膝痛,承扶治瘰疬,风市治肩痛、胁痛、半身不遂,陷谷治偏头痛、腹泻,风府点刺治呕吐等等,真是不胜枚举,其着眼点重视辨证论治之掌握,因此临床效果甚高而其用功治学之精神尤令门生难忘,犹记当年随师学习之际,常见董师在临病之余,酷喜于自己之诊室内沉思,偶有一得即召学生人内,告知所思心得,并立刻施术于病人以求验证,总是期望能于最短期限以最少针穴治愈病人,董师此种无时无刻不在为病患设想之仁者风范,确是令人心仰手追,而自叹弗如。

九、结语

   学习中医,尤其是针灸,能具备深厚的现代医学知识,当然更为有利,但设若脱离中医的现论,亦决不可能产生好的成绩,因此深入了解掌握中医原理将有助于针灸临床的更大发挥,董师的学术成就及临床效果,就是此一事实的明证。